今曰消息:

任我泪流

www.zhuangfawang.com   时间:2020-12-22 17:14:10    编辑:BJ-L057   来源:北京日报    

妆发网

 

来源标题:任我泪流

初闻电影《绝代妖姬》的名字,我以为这部上映于1994年的法国电影的男主角、阉人歌手法瑞内利,与差不多同时上映的中国电影《霸王别姬》的男主角程蝶衣一样,虽是男儿身,却因在戏中饰演虞姬入了迷,假戏真做而将自己想象成沉浸在缱绻爱情中的多愁女子。

其实不然。《绝代妖姬》中的天才歌者法瑞内利虽为保全天籁般的嗓音而被迫在孩童时期施以宫刑,长大后的他仍是彻头彻尾的男子,外表柔弱,内心坚韧而执着。他渴望像作曲家哥哥里卡尔多那样与心爱的女子肌肤相亲,渴望一尝爱情的苦乐,却因残障的身体和敏感自卑的性情而多次受阻。电影以18世纪著名阉人歌手法瑞内利的传奇经历为蓝本,从他与哥哥里卡尔多的爱恨交缠,他与恋人亚历珊德拉的彼此温暖,以及他与彼时地位显赫的作曲家亨德尔的较量及冲突等,回溯数百年前的阉人歌手如何应付乐坛乃至社会上的种种负面声音,如何面对亲友或敌人,并直面自己的残缺与哀伤。

与另一部时常为人谈论的音乐家传记电影《莫扎特传》类似,《绝代妖姬》的导演也在影片中设置“天才”(弟弟法瑞内利)与“庸才”(哥哥里卡尔多)两个对比极端鲜明的角色,以凸显男主角的天资卓著,并以兄弟之间由亲昵到反目的转变,增强影片的戏剧张力。《莫扎特传》中的作曲家萨利埃里嫉妒后辈莫扎特天赐的音乐才华,痛苦于自己辛劳勤恳大半生,仍写不出一首哪怕能与这年轻人笔下精彩旋律比肩的乐曲;同样,法瑞内利的作曲家哥哥自知平庸,便不停地为明星弟弟度身定做曲目,唯有如此,他的作品才有机会出现在观者面前。

兄弟情深,加上父亲当年不停告诫法瑞内利“不要拒绝为你的哥哥而唱”,以至于这位天才阉人歌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并未觉得用自己的绝美嗓音演唱这些平庸至极的作品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浪费,不过,名望卓著的作曲家亨德尔再清楚不过。当兄弟二人去拜会这位作曲大师的时候,亨德尔当着里卡尔多的面告诉法瑞内利:“你就这样糟蹋你的嗓子去唱那些无聊的歌吗?”面对亨德尔的轻蔑,年轻气盛的法瑞内利竟忍不住向大师脸上吐口水,更用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狠狠回击了亨德尔的傲慢,而他演唱的,恰恰是亨德尔本人的歌剧。

应有不少观者像我一样,念念难忘于片中这一幕:苍白忧郁的法瑞内利,衣着华丽地独自在台上,含泪唱出亨德尔歌剧《里纳尔多》中的著名咏叹调《任我泪流》。相比哥哥里卡尔多那些轻浮世俗的作品,亨德尔这首咏叹调,高贵且哀伤,才更像是为法瑞内利量身定做。片中,法瑞内利一边唱着“让我痛哭吧!残酷的命运”和“对我这样的痛苦,也无人怜悯”之类的凄绝歌词,一边回忆自己童年时被迫为艺术献身的痛苦经历。乐音流动绵延,闪回镜头穿插,法瑞内利终于明白自己身体的残障根本不像哥哥说的那样是因为坠马,而为他编制一个巨大的谎言、缠绕他让他无法抽身的,竟是他一直爱着的哥哥。

在亨德尔的原作中,《任我泪流》是女主角因思念远方爱人而唱出的情歌,缱绻忧愁,一唱三叹。法瑞内利在片中演唱此曲,既是感慨爱情的远走,也是自怜凄楚的运命:家人将他视作赚钱的工具,同行污蔑他是“没有睾丸的怪物”。曲目唱至最末,镜头推至法瑞内利身后,只见他在台上,寂寂一人,台下的欢呼和掌声似乎与他毫无关系。

都说人生如戏,但戏终归不是人生。曲终那刻,法瑞内利意识到:不论在台上抑或台下,不论身处光亮或暗影中,孤独恒久。《任我泪流》不为回击亨德尔,也不为满足观众,而只是唱给那个孤独的自己。

  • 标签 :

延伸阅读

首页 > 妆发网 > 综合 » 任我泪流